-沧州之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儿童 文学 故事 武术
-沧州之窗网 首页 家乡美 查看内容

帆樯云集范桥渡

2015-3-13 10:33| 发布者: 挚爱你一人| 查看: 1652| 评论: 0|来自: 沧州日报

摘要:   特约观察员:李忠智:文史学者、兴济镇古文化   研究会会长   吕国富:兴济镇党委书记陈金生:农民画家   张财源:文史爱好者,明弘治张皇   后族人   虽然现代生活已经大踏步走进运河两岸的古老城镇, ...

  特约观察员:李忠智:文史学者、兴济镇古文化

  研究会会长

  吕国富:兴济镇党委书记陈金生:农民画家

  张财源:文史爱好者,明弘治张皇

  后族人

  虽然现代生活已经大踏步走进运河两岸的古老城镇,却改变不了凝结在历史深处运河文化的精神。这些历史的活化石,让后人充满地域自豪和敬畏,也启迪着人们的思考和智慧。

  ——李学通《运河与城市》

  早春的兴济,依旧带着冬的冷色。疏枝横斜,寒风冷冽,让人不自禁地竖起棉衣领。细看,运河两岸的土地上,已经萌出了一片浅浅的绿。河水化了,静静地流着。我们按照72岁农民画家陈金生绘制的《兴济县古城示意图》,顺着运河一路走一路看,偶尔拐进小街古巷,探看着,寻觅着:神堤祠、娘娘河、龙窝、范桥古渡、流佛寺古槐、百年私塾、保泰昌老商号……脚下踩的,说不定就是唐砖宋瓦;耳中听闻的,是传唱百代不绝如缕的神话传说……

  时在3月9日,乙未年正月十九。一站在运河边倚栏而望,一座桥架在两岸之上。这桥,窄而长,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其历史却可追溯千年。

  吕国富说,春秋时期,这里是晋国范宣子的封地,当时河上有一座木桥,名为范桥。后来桥废了,开始设立渡口,这就是有名的范桥渡。雨歇飞虹影半天,微茫树树接村烟。孤舟向晚人争渡,立近沙头语正喧。

  这是明朝诗人张缙笔下的范桥古渡。景美人喧,一派雨后初晴、热闹繁忙的埠头景象。而今,这一幕复活在陈金生的画笔下。1994年,陈金生经过3个月的走访、采风,绘制出兴济历史上有名的“乾宁八景”。“范桥古渡”是其中之一。

  烟柳夹岸,草木葱茏,艄公船娘解缆撑篙向河中划去。船上,车辚辚马萧萧,男女老幼相扶相携,望向对岸。对岸码头上,人们抬箱扛货,正翘首而望。

  这一幕从画轴直移眼前。运河之上,商贾往来,帆樯云集。舟船在河面行进,橹桨过处,搅起一道道轻轻的银涟。中国明代史上至关重要的一段进程,就折射在这波涟中。

  事情要从明成化皇帝朱见深说起。

  经历“土木堡”之变后,明朝元气大损。后来英宗复位,屠杀于谦等名臣,帝位传到成化皇帝朱见深手里的时候,已经无可遏制地在走下坡路了。他对万贵妃宠爱无度,这个万氏女子又大玩手腕,荼毒后妃与小皇子,搞得后宫人人战战兢兢。朝廷上,朱见深任用小人,民怨很深。这个时候,朱祐樘出生了。为了在险象环生的后宫生存下来,人们小心翼翼地保守着秘密,直至他长成少年,胎毛及地,才第一次见到父亲朱见深,并被立为太子。万贵妃处心积虑几次加害,都被朱祐躲过了。成化二十三年二月,他与兴济张氏成婚。

  张氏何许人也?史料上说她出生书香门第,父亲是兴济的一名秀才,后来被举荐到国子监读书。明朝有规定,历代皇后须来自平民家庭。张氏成为太子妃半年后,朱见深因伤心于万贵妃的离去而撒手人寰。朱祐樘登基称帝,张氏也顺理成章地成为皇后。朱祐樘与张氏也算患难夫妻,彼此情深,朱祐樘只爱她一个,在位18年一直没有再娶,直到生命终了。

  在2000多年封建帝王史上,一生只爱一人的,可谓凤毛麟角;只娶一妻的,朱祐樘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从这一方面讲,张皇后无疑是幸运的。

  她的另一幸运之处在于,朱祐樘是明代的中兴之主。因为童年历经磨难,他身体一直不好,却勤于政事,提倡直言进谏,为人宽厚仁慈,躬行节俭。弘治一朝惩治腐败,铲除奸佞,任贤使能,吏治清明,与民休养,是明朝历史上经济繁荣、人民安居乐业的和平时期,被史学家称为“弘治中兴”。二

  张皇后是兴济人,但兴济人常挂在嘴边的,不是史实所载的她与皇帝如何伉俪情深、励精图治,也不是她有一个怎样了不起的丈夫,又有怎样一个纨绔任性玩出了圈的儿子,而是一个颇有回味的传说。

  传说,兴济张家有个女孩儿,小时又秃又傻又丑。明朝时皇家民间选秀,遍寻皇太子梦中“骑龙抱凤”的女孩儿。选到兴济时,发现有一个丑女抱着花冠大公鸡骑在墙头上玩耍,正应了太子梦境,急忙抓住女孩用运河水梳洗打扮了一番,竟然脱胎换骨,丑女变美丽公主,进宫当了娘娘。

  这个传说,随着运河水一路北上南下,反而让历史中真实的张皇后,面目变得模糊了。

  兴济镇里有家门脸不大的照相馆,走进里间屋,一幅画像挂在正面墙上。照相馆主人张财源说:“这就是张皇后,俺是张皇后弟弟张鹤龄的后人。”

  张财源说,画像是陈金生照着一张小照片画的。小照片是从家谱里影印下来的,眉眼之间已不清晰。陈金生妙笔生花,让张皇后的形象得以重现。

  张财源拿出家谱来给我们看。我看到,以张氏皇后之尊,只因身为女子,家谱中也没有她的名字。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一个女人只要她足够强大,就算不列入家谱,她仍会是一个家族、一座县城、一方百姓,甚至一个国家的骄傲和光荣。

  张财源带我们去寻觅关于张皇后的文化遗迹。运河边有娘娘河、龙窝(传说张氏丑小鸭变白天鹅的地方),镇区里有娘娘坟、崇真宫、娘娘庙,还有弘治帝御赐岳父的祭文、崇真宫门前的一对石狮子,以及散落各处的断碑石刻。兴济有东秀女庄村、西秀女庄村。据说当年张皇后就是从这两个村挑选秀女入宫的。三

  在兴济,体现古韵的地方太多太多:百年的私塾、天井中处境逼仄却顽强生长的古槐,甚至我们脚下的一砖一瓦,谁能清楚,它们的生命有多长?

  神堤烟柳、驿亭甘井、丰台夕照、西泊渔樵、洪寺晓钟、卫河秋涨……不知不觉间,这些景色从画纸上跃出,复活在古运河的粼粼碧波与夹岸杨柳中。

  1000多年建制史,500多年县治史,使兴济这座小镇古意盎然。陪我们走运河的,都是兴济人,每个人都有一段经历:李忠智的老家桃杏村,传说是辽国萧太后的行宫;陈金生用画笔复活了兴济历史上有名的“乾宁八景”;张财源是正宗的张皇后族人;镇党委书记说起兴济的历史文化如数家珍,不用稿子就能具体到每个事件的年号。

  兴济镇小学就在运河边上。这座百年学校,由清末民初天津大资本家宁星普创办。当时,按拥有的财富而论,天津有八大家,其中宁家、沈家、张家都出自兴济。说起这些,张财源笑了,他指指陈金生说:“陈家祖上开的是万义德,专门生产毛鬃,在范桥渡,那也是叱咤一方的人物!”

  沿着运河边的一条胡同往里走不多远,一处青砖碧瓦衰草连天的老房子出现在面前。断壁残垣,青石麻板,只有檐间梁上的飞云纹饰能告诉我们它的昔日风貌。看到有人来,一位住在旁边的40来岁的汉子踱出来跟我们攀谈。他说,这里就是保泰昌,兴济有名的老商号,过去这方圆十几公里都是保泰昌的酒厂。乾宁驿的人,运河边的人,谁不知道保泰昌?!那是有名的好酒呀!货船来啦!几十个大小伙子扛着酒缸往范桥渡一溜小跑,胡同里的青石板上回响着热烈铿锵的声音,这响声连带着酒香一直在运河上飘得很远很远……

  运河带给兴济人的,不仅是曾经的美景、骄人的人物、经济的繁荣,更重要的是一种开放的意识、经商的思维。范桥渡其实是个商业码头。在这里,士人渐次退场,商人崭露峥嵘,一个新的时代到来了。

  如今,一条乾宁运河公路即将与运河相伴而生。我们有理由憧憬,不久的将来,这片土地能承载人们更多的梦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沧州之窗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8-1-19 20:50 , Processed in 0.47546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