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之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作文 文学 故事 武术
-沧州之窗网 首页 家乡美 查看内容

溯游溯洄

2015-12-10 10:37| 发布者: 挚爱你一人| 查看: 1565| 评论: 0|来自: 沧州日报

摘要:  绿得看不清有多深的,是黄河水,是水与岸天长日久熟悉亲近的宁静;带着几分生疏、与旧岸碰撞出浑浊漩涡的,是长江水,宛如南国女子一步踏进北方残雪落叶的陌生冬天,兴奋中亦禁不住打着寒战。  看不到那条河流来 ...
 绿得看不清有多深的,是黄河水,是水与岸天长日久熟悉亲近的宁静;带着几分生疏、与旧岸碰撞出浑浊漩涡的,是长江水,宛如南国女子一步踏进北方残雪落叶的陌生冬天,兴奋中亦禁不住打着寒战。
  看不到那条河流来时的方向,只有一座主体刚刚完工的建筑,方方正正站立在这片浑黄与静绿激荡融合的水域之上,如一道穿越之门,让此时此地的彼岸人,想象着南国佳人回眸千里的地下神秘;亦如一把曾疏浚九河的方形巨锨,冥冥中注定要出现在这里,出现在九河下梢的沧海桑田轮回里,继续坚守着一个与水相关的不变宿命,不管是握在谁的手中。
  时光静好,如几千年前某个晴暖冬日,某个人走过黄河岸边或长江岸边的某个村庄——白杨树落尽了最后一片黄叶,清晰地显露出朝着天空方向流淌的曲枝线条,一条、两条,一棵、两棵,一排排线条的重叠里,点缀着三三两两的喜鹊窝,渐寒的北风里,静止了曾经的时光;连初冬的第一场雪也被无声封存,一道道尚未融化的雪痕,从堤岸向河中流淌,似长堤游龙上的条条鳞纹;芦苇摇曳,似毛公飘逸的长袖轻舒,翻开了如简如册深绿依旧的密垄麦田——被一条河流、一片树林、满洼枯草落叶绿麦点染衬护的村庄,此时唤作小白庄,村旁的小河,此时唤作代庄引水渠;彼时唤作何名?何人在此静享时光?某人是否亦如今人般醉于白云流水间忘归何处?
  追寻着两条支脉汇流的同一方向,追寻着一只雏鸭的游踪,沿着灰黄落叶铺染的河堤穿梭在流水时光里;窗外飞闪过一栋栋小楼,或是小企业,或是小商铺,在熟悉的水脉滋养里绵延着尘世间的繁华变幻。水流不止,追寻亦未止,一座低跨两岸的小桥在乡恋中似要挡缓水流的脚步,却在桥面与水面的相距咫尺间擦肩而过,一座又一座,一次又一次,河流与小桥彼端的不知名小村在远望里挥手道别,只留下几朵瞬间归于平静的水花,不知是回望九河泛滥旧忆的慨叹慈泪,还是从黄河或长江远道而来的游鱼欢跃。
  两岸的白杨树愈粗愈高,枯草落叶愈密愈厚,地平线上似真似幻的一道浓翠弧形,似围护着野鸭雉鸡草兔狐鹰天地生灵的世外乐土。一棵老柳真实地出现在那道圆弧之外,斜垂而下的一树乱丝轻抚水纹,如眉细叶已无一丝绿意,却在年华难留的不舍与水清可饮的不忍里一叶不落;亦看清了老树身后那道弧形翠障,原是一株株整装守立的青松,亦如围尺上一个个等距刻度,一步一步标记着一片神秘天池的方圆所及。
  如鲤鱼跳过龙门后的跃变,闸口下奔涌而出的浪花里,亦潜藏着一条龙影,转眼就游向了大浪淀四千万立方米的茫茫无际里,让碌碌凡生再也找不到从前追寻的那条河流的形迹;一条河的使命与归宿,亦如一条鱼。在这片至纯至静的天水之间,人亦化作一条鱼,在至清至深的水下享受不为人知的鱼之乐;人亦化作一只鸟,在至蓝至远的天空享受自由无边无人惊扰的鸟之乐;人亦只是一滴水,滴落在刚刚融入这片澄明的一千八百万立方米长江水中,人亦分不清哪一滴水才是自己。心化万象,水生万物。心念动处,工程建设者随手一指,在天池一隅忽现一门,无形之水再次穿越时空之门化为游龙,在镇海吼的再次相唤中长吟而去;又一指,另一处又有数龙隐现,又变幻成疾波细流,再次寻找着各自的归宿。
  水下的龙吟化形中,水上的天空依旧晴好,温暖着一池静水。古镜般的池水,映着白云悠悠,映着岁月缓缓,映着老树、留鸟、普通人各自安然度世的倒影。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沧州之窗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8-4-22 22:24 , Processed in 0.13743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