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之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儿童 文学 故事 武术
-沧州之窗网 首页 沧州文学 查看内容

张之洞的成事之道

2017-6-1 10:45| 发布者: 一个人的房间| 查看: 788| 评论: 0|来自: 沧州日报

摘要:  公元1881年(清光绪七年),张之洞得授山西巡抚,开始了其仕途新阶段,也实现了从上疏言事的清流健将到封疆大吏、洋务巨擘的角色转换。在此后的二十几年中,不论是任主政一方的巡抚、总督,还是入参军机、位极人臣 ...
 公元1881年(清光绪七年),张之洞得授山西巡抚,开始了其仕途新阶段,也实现了从上疏言事的清流健将到封疆大吏、洋务巨擘的角色转换。在此后的二十几年中,不论是任主政一方的巡抚、总督,还是入参军机、位极人臣,张之洞均夙兴夜寐,宵衣旰食,励精图治,在清末的政治、经济、教育、军事等领域都留下了赫赫实绩。虽然在今天看来,张之洞的思想与作为不乏历史的局限,但当我们以“知人论世”的态度,以历史的同情的目光,回归历史现场,会看到在晚清“举步维艰,外患日棘,民穷财尽(张之洞《遗折》)”的恶劣客观条件下,张之洞最大限度地发挥了主观能动性,完成了兴实业、办学堂、修铁路、练新军等一系列开创性的壮举,对中国近代社会产生了重大影响。张之洞曾如此言说自己的督粤五年:“无日不在荆天棘地之中,大抵所办之事皆非政府意中欲办之事,所用之钱皆非本省固有之钱,所用之人皆非心悦诚服之人,……然所办各事亦颇有睹成功者,真徼幸也。”(张之洞《请开缺回籍调理折》)其实,这又何尝不是对他整个出京为官任事生涯的总体描述。不过,有所不同的是,他的成事绝不因为侥幸,而是其公忠体国的人生信念、通权达变的实践智慧、知行合一的行动能力,三者相辅相成合力而为的结果。
  张之洞出生于官宦之家,五岁即入塾求学,受业师皆一时饱学大儒,十几岁即遍览经史子集,时任知府的父亲张瑛也注重在儒学根坻上培养他。据胡钧《张文襄公年谱》记载,张瑛“训子以‘俭约知礼’为宗,过庭授学,多乾嘉老辈绪言”。张之洞从小受到的是最正统的儒家教育,儒家积极入世的人生态度,诚心正意、修齐治平的人生理念深深地植根于他的心底,这为他一生的思想打下了基调,影响和制约了他终身的选择和作为。张之洞病危之际曾对子孙言:“我一生做人,志在正字、公字,公忠体国,廉正无私,我可自信。”(《张文襄公辞世日记》)回望张之洞的仕途,可证此言不虚。他怀着建功立业、名垂青史的宏大理想,持着图富强、尊朝廷、卫社稷的坚定信念,投身于汉阳炼铁厂、湖北枪炮厂、织布局、芦汉铁路的兴建中。正是这样的理想和信念,荡涤了人性的卑微,使他洁身自好,清正廉洁,形成一种强大的人格力量,为做事、成事积累下了社会资本,赢得了话语权,践行了“其身正,不令而行”“修己以安人”的先儒教诲。同时,这样的理想和信念也激发出他顽强的勇气和毅力,让他去冲破一道道难关,克服一个个困难。“欲为圣朝除弊事,敢将衰朽惜残年”(韩愈句),可谓张之洞的心声。
  张之洞虽以儒学立身,但他绝不是一个抱守残缺的腐儒。“作为一个敏锐而富于历史感的思想家,张之洞对于自己所处的时代,有着独特的观照角度和结论,这正是他作为政治家谋身行事的依据。”(冯天瑜《张之洞评传》)他在《劝学篇》中言:“今日之变,岂特春秋所未有,抑秦汉以至元明所未有也。”面对如此巨大变局,张之洞较为清醒地意识到了中国传统社会的不足和弊端,不仅在宏观上倡导“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积极吸取西方科学技术军事教育等方面的长处,开始了“卫道”与“开新”的二重奏,而且在微观行事上,也因时因地制宜,进退有据,通权达变。从其督办修建芦汉铁路的过程可见一斑。铁路在中国的出现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中法战争后,总理衙门总算把修铁路提上了议事日程,但朝廷内外各派又对具体路线争执不休。在众说纷纭、铁路迟迟不能动工之际,张之洞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立即修筑自卢沟桥至汉口的芦汉铁路。这一构想成功避开了顽固派为阻止修路而设置的种种障碍,又为京师内主持朝政的醇亲王奕?提供了绝好的转寰之阶,且本身规划周详,切实可行,所以很快被朝廷采纳。继之,他又多方谋划,终于完成了此“他人不愿为,且不能为”之大业。(此事参见冯天瑜《张之洞评传》)张之洞曾告诫天下士子:“盖不读书者为俗吏;见近不见远,不知时务者为陋儒。”(张之洞《輶轩语》)其实,他儒臣能吏的形象已为士人们树立了很好的参照。
  虽然传统中国很多政治人物皆书生出身,但书生意气不同于政治器识,二者之间隔着一道沟壑。政治器识大抵包括:观察事物的敏锐眼光,判断时事的深刻洞见,处理人际关系的练达与胸襟,知行合一的行动能力。如果说翰林院谏官时期的张之洞还不免书生的空疏和迂阔,其后任疆吏重臣则展现出了高超的政治器识,特别是一改坐而论道的空谈习气,变为起而行之的实干家。“可言不可行,即有大言正论,皆蹈唐吏所讥‘高而不切’之病。”(《輶轩语》)这段话是他对士人的教导,也可看作他的自诫。督鄂近二十年的洋务实绩便是其知行合一最有力的明证。在他精卫填海般的努力之下,原来并不发达的湖北,一跃而为晚清全国最重要的机器工业中心之一,钢铁工业、军火工业在当时的东亚也居领先地位。就连日本名臣伊藤博文(1841-1909)也赞其为中国“第一能办事之人”。张之洞将“矢抱冰握火之志,持危扶颠之心,冀挽虞渊之落日”(甘朋云序《张文襄公年谱》)的信念化为了强有力的行动,在清末的政治舞台上主演了一幕气势恢宏、跌宕起伏的大戏。
  通观张之洞一生,其为人处世或有可议之处,但作为一位“为时势所造,又深刻影响时势”(冯天瑜语)的历史人物,他确乎给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留下了丰富的遗产。这份遗产既包括物化形态的,如京汉铁路,也包括观念形态的,如我们这里所谈的成事之道。他曾称自己的那些兴利除弊之举为“儒术经常之规”,随着环境的变迁,那些具体的措施或已失去了价值,但术已逝,道可鉴。其成事之道对今天的我们,在世界观和方法论意义上仍具有启示和参考。张之洞在《輶轩语》中正言:“扶持世教,利国利民,正是士人分所应为。宋范文正、明孙文正,并皆身为诸生,志在天下。国家养士,岂仅望其能作文字乎。”他用自己的所作所为回答了在逆境中如何善做事、做成事;回答了什么才是士人应有的样子,特别是在家国危困之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沧州之窗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7-10-19 02:04 , Processed in 1.179445 second(s), 5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