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之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作文 文学 故事 武术
-沧州之窗网 首页 沧州文学 查看内容

母亲的土地

2018-6-12 14:28| 发布者: 一个人的房间| 查看: 216| 评论: 0|来自: 沧州日报

摘要: 这些天,跟着好友到运河边租种的菜地里垦荒、翻土、点豆、栽苗,忽然想起母亲的土地。  母亲经营自己的土地,都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因为她离开我们已经近20年了。之所以说母亲自己的土地,是因为当时大田里的主要 ...
这些天,跟着好友到运河边租种的菜地里垦荒、翻土、点豆、栽苗,忽然想起母亲的土地。
  母亲经营自己的土地,都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因为她离开我们已经近20年了。之所以说母亲自己的土地,是因为当时大田里的主要农作物,如玉米、小麦、棉花、大豆等,大都是以父亲为主要劳力来播种、整饬、浇水、收割的。
  母亲总是在父亲的庄稼地里,做一些额外的“点缀”,让我们收获些除粮食外的其它东西。比如说,她喜欢在离家较近的玉米地里,靠两侧田埂的玉米株间点上些豇豆种子。玉米和豇豆同生同长,互不影响。等到玉米长到一人多高时,豇豆爬出的长蔓儿也随着缠到了玉米顶端,疏疏落落的豇豆花儿和长长胖胖的豆角就在玉米秆上稳稳地挂着,风吹过时轻轻摇摆,像顽皮的小娃娃在树上快乐地荡着秋千,清脆的笑声仿佛都能听见。
  和母亲去摘豆角,是非常开心的一件事。在茂密的玉米“丛林”中间轻松地走两趟,怀抱里就多了一大把沉甸甸、清凉凉的豆角,放在竹篮里提着,收获的喜悦让人格外舒心。有时候,还有意外的收获:偶尔会有不结果实的玉米,
在本该出穗的地方长出一
个鼓鼓的包,大的比成人的拳头还要大些,外面是细腻的白色,里面裹着浅黑色的瓤,母亲管它叫“棒莴”。但我一直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学名,也不知道这个“莴”字写法是否正确。看到有棒莴,母亲就会很小心地摘下来(力道大了,这个像菌类的
东西会破碎),和豆角一起放进竹篮里带回家,炒豆角时一起下锅。它熟后柔软而耐嚼,有蘑菇的味道。
离家很近的村北边有块地,父母习惯在那块地里种棉花,或者
  划出一小块地,种上茄子、辣
  椒、茴香、葱等蔬菜。母亲喜欢在其中一块空旷的地方撒上几粒南瓜种子,这样,从暑期开始,一直到入冬,都会不断有南瓜长成,炒菜、做汤、做馅,全家都喜欢吃。特别是到中秋节前后,正是南瓜结得最多的时候,母亲就会把那些长得墨绿、油亮的长南瓜摘下来,让我送给
  左邻右舍,于是那时候,很多家都能吃到母亲种的南瓜。
  母亲不识字,但是心地极为善良,性格又大方豪爽。遇上生活困难的孤寡老人、乞讨者或卖艺的外地人等,母亲都会送上一份温热可口的食物、一小布袋粮食或者少量但能应急的钱,虽然我们家也并不宽裕。
  其实,母亲的土地上,种的并不是糊口的庄稼,而是农村日常生活的辅助和调剂。她用心经营的品种丰富的菜蔬,给了儿时挑食的我足够的营养,而她也用她的善良和大气,身体力行地教会了我们朴素的做人理念和处世原则。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别吵醒了疼痛下一篇:那花儿,那人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沧州之窗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8-9-23 22:44 , Processed in 0.327600 second(s), 4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