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之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作文 文学 故事 武术
-沧州之窗网 首页 沧州文学 查看内容

那花儿,那人

2018-6-12 14:28| 发布者: 一个人的房间| 查看: 237| 评论: 0|来自: 沧州日报

摘要:  对从小生活在农村的“60后”来说,我们小时候所说的花儿就是指学名称为蜀葵的一种花,俗称秫秸花。那时农家人很少种花,偶有一两家院里种的,也只有这种秫秸花。如果谁家院里种上一丛花儿,那就成为小女孩们向往的 ...
 对从小生活在农村的“60后”来说,我们小时候所说的花儿就是指学名称为蜀葵的一种花,俗称秫秸花。那时农家人很少种花,偶有一两家院里种的,也只有这种秫秸花。如果谁家院里种上一丛花儿,那就成为小女孩们向往的圣地了。
  我记忆中,我家西南方向有一个篱笆院,每年夏天,花儿都会如期绽放在那个院子里。每到开花的季节,我和邻居中几个差不多大的女孩,吃过午饭,便悄悄溜出家门,心照不宣地奔向开花的篱笆院。院子高高地坐落在一条土路旁,四周用竹竿或者是木棍稀稀疏疏地围着,四四方方的,很整洁。一丛色彩绚丽的花就那样静静地在盛夏的骄阳下灿烂着。院子里静悄悄的,听大人们说,这院子的主人是一位独居老人,因为家境贫穷,一辈子都没能娶妻生子。
  几个小女孩吃力地爬上高高的陡坡,在篱笆墙外贪婪地望着那丛五颜六色的花儿,又望望小土屋那扇黑洞洞的窗户。“老头儿睡着了不?”我们在猜测着,“不会正在屋里盯着咱们吧?”几个小脑袋瓜挤在一起,小声嘀咕了一会儿,终于没抵得过那丛红白黄紫的诱惑,冒着被老头儿抓个现行的危险,蹑手蹑脚地靠近那丛花儿。顾不上挑拣,踮脚伸手,努力摘下够得到的那朵。每次最多摘了两朵,屋里就会响起老人的咳嗽声,我们闻声撒腿猛跑。跑到一个我们认为已经安全的树阴下,几个小女孩就开始迫不及待地拿出刚到手的宝贝,比较着,评论着,谁的是单瓣的,谁的是重瓣的,红的好看还是紫的漂亮。几朵花就足够这几个小女孩叽叽喳喳开心一下午了。那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啊,那个充满欢乐的永远也回不去的童年。
  感谢那位善良的老人,感谢记忆中那丛从未凋零的花儿,给我的童年增添了缤纷的乐趣,为我的梦境涂抹了斑斓的色彩。每次从那个篱笆院的梦境中醒来,淡淡的惆怅中更是浸润着浓浓的温馨。
  岁月流转,草木荣枯,往事渐渐淡远却又在不经意间常常被触碰、忆起。读到《聊斋志异》的那位菊仙,我会突然想起那丛花儿,想起那个总是藏在黑洞洞的窗内的种花老人。读到梅妻鹤子的林逋,思绪会忽然飘回那个篱笆
院,那个孤零零的老
人对花儿的感情是
否也亦妻亦子呢?读到晏殊的《破阵子?春景》里那个乡间小路上遇到的因“斗草赢”而“笑从双脸生”的邻家女孩,恍惚间几十年前那几个比花、评花的女孩还在树阴下嗤嗤地笑着……
  如今,随着人们物质水平
的不断丰富,庭院、路边、公园,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四季皆有应景的花。而秫秸花,似乎由于它出身于贫寒的农家小院而自觉相形见绌,难登大雅之堂,竟销声匿迹了好多年。去年,路边忽然又出现大片的这种花儿,让我欣喜之余又生无限感慨。
  我想,如果有机会去拜祭那位老人,我一定会给喜爱花却一生只守着一丛秫秸花的老人奉上一大束各种各样的鲜花。当然,里面肯定会有他钟爱的秫秸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母亲的土地下一篇:等雨来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沧州之窗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8-10-15 21:47 , Processed in 0.09800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