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之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作文 文学 故事 武术
-沧州之窗网 首页 沧州文学 查看内容

等雨来

2018-6-19 14:58| 发布者: 一个人的房间| 查看: 246| 评论: 0|来自: 沧州晚报

摘要:  天气像个难哄的孩子,忽冷忽热,忽雨忽晴。这不,从昨宵到今晨又下了一整夜的雨。雨点从疏到密,从小到大,从淅淅沥沥到滴滴答答,从轻舞飞扬到重重落下,仿佛一个爱哭泣的小姑娘,眼眶里总有落不完的泪,让人的心 ...
 天气像个难哄的孩子,忽冷忽热,忽雨忽晴。这不,从昨宵到今晨又下了一整夜的雨。雨点从疏到密,从小到大,从淅淅沥沥到滴滴答答,从轻舞飞扬到重重落下,仿佛一个爱哭泣的小姑娘,眼眶里总有落不完的泪,让人的心里都湿漉漉的。这样的雨夜适合看书,适合听歌,适合发呆,唯独不适合睡觉。略略有些失眠的我在电脑上胡乱地敲打着,忽然想到陈瑞的一首老歌《老地方的雨》,觉得很适合在这样一个雨夜来听,便点了开来。
  “一次次在回忆,回忆老地方的雨,默默地,我在等你……”雨之为物,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季节都下。若说有不同,那便是人在不同时候对雨的感知是不一样的。我喜欢雨,从小便如此。当我还是穿塑胶鞋的年纪,于我而言,没有比淋一场雨更值得向往的事情了。然而下雨时不打伞,长辈们多半是不允许的,于是我就假意给田间劳作的父母送伞,将沿途的风雨拥在
怀中。母亲总是心疼地责备说:
“下次再不要这样了!”然后替我将额头上被雨拧成一束的头发捋顺,催我早点回去。而我呢,恍如未闻,下次依然如故。
  正如这世间有许多已经十分美好的事物仍需要一些点缀,雨也一样。风雨,风雨,雨最离不得的是风。细雨需要斜风来配,暴雨需要狂风来陪。没有风,雨要少很多变化,而没有雨,这个
  世界要少很多的诗情画意。想
  来,每个人的脑海中都储存着一段或者几段关于雨的记忆。也许你曾经在某一个雨天,撑着伞和心爱的姑娘在雨中漫步;也许你曾经在一个雨天,因为失意在雨中嚎啕大哭;也许你曾经在一个雨天,离开了生活多年的城市,一个人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领略新的风景。这样的记忆弥足珍贵。
  雨是无情物,却又最是多情,故而文学作品、影视剧里常以之来渲染气氛。很多年以前,我曾看过一个叫《东西奇遇结良缘》的电视剧。剧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当怀才不遇的张天生满怀失望离开扬州的时候,天忽然下起了雨,一如其初来扬州时的情景。十多年过去了,很多事情早已忘怀,但这个电视剧里面有一句台词我至今记忆犹新:“大雨啊,还是你对我好。我来扬州城的时候,你来接我;走的时候,你又送我。”
  关于雨中的相聚和别离,梁实秋先生在一篇文章里则是这样表述的:“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我喜欢梁先生这样一种表达。风雨里送人,太伤感了,但冒着风雨去接人,连风和雨也都是欢喜的吧。
  这个世界,人们皆已习惯了等。等日出东方,等月上柳梢,等佳人赴约,等一个机会展示才能。我也在等,等一场唐宋时期下的雨,等一场懵懂童年里的雨,等一场浇湿了回忆的雨,等一场载满乡愁的、未来的雨。
  我在老地方等雨,雨来了,就在老地方淋雨,一如对如烟往事的感怀和重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那花儿,那人下一篇:夏夜思语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沧州之窗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8-11-22 00:53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4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