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之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作文 文学 故事 武术
-沧州之窗网 首页 学习 作文 查看内容

夜半笛声残

2018-7-5 13:19| 发布者: 一个人的房间| 查看: 516| 评论: 0|来自: 沧州晚报

摘要: 儿时的夜晚,风是清澈的,一丝尘土气也没有。月亮像灯笼一样挂在天上,给黑漆漆的大地带来光亮;而漫天的星星,不停地眨着眼睛,好奇地向下张望着。  半夜里憋醒了,睡眼蒙眬地,出去小解。夏末的风总有些刚劲,直 ...
儿时的夜晚,风是清澈的,一丝尘土气也没有。月亮像灯笼一样挂在天上,给黑漆漆的大地带来光亮;而漫天的星星,不停地眨着眼睛,好奇地向下张望着。
  半夜里憋醒了,睡眼蒙眬地,出去小解。夏末的风总有些刚劲,直吹得院外的大树摆动起来,“哗啦哗啦”作响。这时,我竟然听到远处有笛子声传来,它时断时续,时高时低,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跟风声、树叶碰撞声交织在一起,似山涧几条小溪汇聚,时缓时急,不停地侵入我的耳朵里。
  怎么会呢?揉揉眼,定定神,没错,是笛声,是《大海航行靠舵手》,还有《打靶归来》!可能只有短短的三五分钟,却似乎是夜莺在唱,白鹭在飞,天上地下满是可爱的精灵。
  笛声唤醒了我。我忍不住多呆一会儿,不想回屋,直到笛声彻底消失在我的耳畔。笛声断,树叶还在“哗啦”着,回荡着。
  天亮了,我跟爸爸说起这事。爸爸说:“你做梦了吧?”
  不是梦,是真真切切的笛声;而且后来,我又好多次听到了这远处飘来的声音。除了我,无人听到。
  午夜的旋律,从哪儿来的呢?我多么好奇,到了着魔的地步。
  如魔的夜半笛声,激活了我童年的音乐细胞——我喜欢上了笛子,又喜欢上了板胡,还有后来
  的西洋乐器。
大约十来岁的时候,我们四五个爱乐器的玩伴,放了学,就聚在一起学习吹拉。那是我学习乐器的起点。笛子便宜,几毛钱;板胡可买不起了,我们设法找来琴杆、马尾,在
  大人们的帮助下自己做,还真做成了。那个年代物品短缺,竹筒、槟榔壳是怎么弄来的,已记不清,或许来自废旧的胡琴。自制出来的板胡,甭说音准音质,能拉出来声音,已经很是得意了。
  后来,性格活跃也爱好文艺的爸爸看我这样着迷乐器,就给了我零钱,让我买一把板胡。我兴奋地跑去市里,花7元钱买了一把正宗的板胡。那时候我爸每月只有20多元的收入,7元钱可不是个小数目。我心里特别高兴,有了自己的琴,就不用再向学校借了。
  高中毕业之后,我到百里之外的县城上“师训班”。有一天我回家时,走到半路赶上大雨,道路泥泞不堪。我骑着车,顶着雨,沿着沧保公路奋力往前蹬。到了一个坑洼不平的地方——还记得那是个村口,我突然连人带车滑倒在路边,而背在身后用布袋装着的板胡,一下子甩了出去。我顾不上自己伤着了哪里,赶紧过去看琴——还好,琴杆没断,但椰壳(共鸣箱)裂开了,琴托也掉了。虽然还能用,但眼看这心爱之物被毁了容,还是心疼得流下眼泪。一连几天,我心里都在郁闷。
  过去,人们的生活艰难,也单调。没有机动车的嘈杂,没有工厂的轰鸣,没有灯光的闪烁,乐曲便清晰空灵;我对于乐器的声音,更是敏感而记忆深刻。50多年过去了,回想起来,那最简单的民间乐器笛子所演绎的最简单的曲调,还是如此亲近,至纯至美。我心如唱盘,早已将它刻在深处。夜半笛声,是何方神圣所为呢?我老家的房子在村的最南面,正南隔着三四里路还有个村,我猜想:那笛声,应该来自这村——在南风的鼓舞下,声音一路向北飘了过来。至于为何偏偏半夜吹笛,则不得而知了。只是那弄笛人,今日可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两全其美的办法下一篇:味道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QQ|Archiver|手机版|沧州之窗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8-10-15 20:35 , Processed in 0.207000 second(s), 5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