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之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作文 文学 故事 武术
-沧州之窗网 首页 沧州文学 查看内容

飘过岁月的炊烟

2018-8-31 14:03| 发布者: 一个人的房间| 查看: 350| 评论: 0|来自: 沧州日报

摘要:  在儿时的记忆中,家乡广袤的农村大地上除了一排排低矮的茅草房外,还能称得上是“建筑物”的,就只剩下那此起彼伏的柴火垛了。或高或低、或大或小、或圆或长,或无规则零星散布,或密密匝匝堆叠相连。一年之中,乡 ...
 在儿时的记忆中,家乡广袤的农村大地上除了一排排低矮的茅草房外,还能称得上是“建筑物”的,就只剩下那此起彼伏的柴火垛了。或高或低、或大或小、或圆或长,或无规则零星散布,或密密匝匝堆叠相连。一年之中,乡亲们除了春种夏锄秋种冬藏,还有一项重要的活计就是“拾柴火”。我和伙伴上学的时候,背着书包还要带个筐,以备放学后割草或捡柴用。毕竟柴草是仅次于粮食的人们赖以生存、生活的最重要物质呀。
  与烧火比起来,捡柴算是相对惬意的。那时,家家支的都是地锅,大人做饭、小孩烧火,烟薰火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完没了。遇到阴雨天,柴火返潮,气压又低,火难点、烟难排,满屋的烟气呛得人一把鼻涕一把泪。最为难挨的是夏天,太阳像火球,灶坑起烈焰,烧火就如同架在火上烤。置身其间,满身是和着灰的汗,一抓几绺灰道道,一抹成了个“大花脸”。柴草中的各种小虫也趁机肆虐,爬上身叮咬,痒痛难忍,苦不堪言。那时候,最盼望的是赶快烧完火,然后扑进清亮亮的河水里,洗个清清爽爽。
  那时,家家灶间堆满烧柴,四周又是柴垛,因此防火就成了一大要事。大队部整面墙上用石灰水刷着八个大字,“水火无情,烧着不轻”。虽然文理不通,但防火的重要性谁都明白。每年腊月二十四,家家都会郑重地“祭灶”,虔诚供奉着“灶神”,并在神像两旁贴上“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的对联,并以糖、甜酒作供品,送上纸画的苹果,意在把灶神的嘴吃得甜甜的,好到天庭向玉皇大帝汇报时说好话、甜话,佑护一家来年平安。
  改革开放后,村民渐渐用煤炉代替了地锅,但浓烈的烟火气息一直笼罩在农家上空。一俟入冬,家家户户烧煤取暖、做饭,浓烟在空气中凝聚,村庄就像戴上一顶灰乎乎的旧帽子。
  我们长大后,相继离开家乡,在城市里打拼谋生,为让年迈的双亲不再受烟薰火燎之苦,兄弟几个商量给父母置办了煤气灶具。父母很是高兴,绝口不提“煤气”二字,因为“煤气”音同“霉气”,不吉利。村中老人们有把“煤气”称为“瓦斯”的习惯,父母又嫌“瓦斯”叫起来不顺口,就唤作“娃子”,显得亲切,又熨合他们如同喜抱子孙的喜悦之情。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父母年事渐高,记忆力衰退,虽然我们一再提醒,老人还是有一次忘了关闭煤气,差点酿成大祸。这样的事情一再出现,我们在外的心都悬着。为了不让我们担心分神,父母又用起了地锅,浓烈的炊烟在我们成长的农家院落里重又升起。
  我们在大都市里享受着现代文明带来的种
种便利,年迈的双亲却依然忍受着烟火熏烤,每每想及这些,心头总是隐隐刺痛,而他们又不愿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老家。为了改变这种状态,十年前春节回老家时,我们兄弟几个为老人添置了电磁灶、微波炉、电饭煲等一应小家电。我们这样做,就是想尽一份孝心,让老人从烟火和劳累中解脱出来,颐养晚年。整个春节期间,四代同堂,近三十口人的吃饭问题,都是用电炊具解决的,既轻松又卫生。
  老人有了家电厨具,我们都像放下了一块心病,春节过后,心情轻松地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安心工作。孰料,我们走后不久,老人重新用起了地锅,烧柴做饭,只是偶尔用电饭锅焖点米饭。原来整个春节,几十口人用了好几百块钱的电费,父母一生节俭,一分钱恨不得掰成八瓣花,交电费时,母亲心疼不已,还和村里电工吵了一架,说人家动了手脚“偷喝电”。
  后来父母连电饭锅也弃之不用了,不是不愿用,而是不能用、用不了。老家的农网配电线路是建设于上世纪末的一二期农网改造时期,由于当时技术与经济条件的限制,早期线路选型标准低,随着农村家用电器的骤增,用电负荷的日益增加,线路常常处于过载运行,造成电压过低。每天的用电高峰期,连电灯泡都“红虾虾”的,电炊具便成了摆设。
  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政府把改善群众生活、增进人民福祉作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加快农村脱贫致富步伐,积极引进光伏项目进行精准扶贫。
  光伏项目将薄田变成了宝地,带来了真金实银,还能减少污染,让人免受烟熏火燎之苦。看到这些实实在在的效益,乡亲们动了心,从前年开始纷纷在自家屋顶上安装了光伏并网发电设备,办起了家庭电站。加之,当初引进光伏项目的同时,政府对农电线路进行了全网改造升级,乡亲们再也不愁电费贵和电压低的问题了,农村人世世代代烧饭不用柴的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乡亲们心里那个喜哟,那个乐哟,欢喜之情丝毫不亚于过大年。
  听到乡亲们欢喜的笑声,回想起年迈的亲人,为了子女曾经受的苦、遭的罪,几乎熬干了的心血,我不禁鼻子一酸。这一酸之间仿佛岁月飘过了四十年,那袅袅炊烟下如炽如烤的烈焰,瞬间变成了乖巧温顺的电之精灵,托举起了新农家红红火火的日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片碱|沧州之窗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8-12-14 03:52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4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