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之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作文 文学 故事 武术
-沧州之窗网 首页 沧州文学 查看内容

咸菜

2018-11-22 14:05| 发布者: 一个人的房间| 查看: 386| 评论: 0|来自: 沧州日报

摘要:  我的家乡在沧州市新华区鞠官屯村,上世纪50年代,乡亲们生活贫困,家家户户都备有咸菜缸。我家有个一米二高的咸菜缸,年年都要腌制一大缸自家收的大白萝卜、萝卜缨子、扁豆角、洋姜,以及青麻叶、白菜帮,饭桌上几 ...
 我的家乡在沧州市新华区鞠官屯村,上世纪50年代,乡亲们生活贫困,家家户户都备有咸菜缸。我家有个一米二高的咸菜缸,年年都要腌制一大缸自家收的大白萝卜、萝卜缨子、扁豆角、洋姜,以及青麻叶、白菜帮,饭桌上几乎顿顿离不开咸菜。
  当年,我们一家三代十几口人的日常生活,主要依靠父亲在沧州铁路机务段工作的微薄收入,处处都得省着花钱。腌咸菜要用大量的盐,为了省下买盐的钱,父亲自己动手去地里搜罗盐。每年春天,盐碱地严重返碱,出现一层白花花的盐碱。父亲就拿着铲子、簸箕,到地里收集一些盐碱带回家。母亲将盐碱放到做饭的大铁锅里熬盐水,然后用熬好的盐水腌制咸菜。
  岳父家住在北京市延庆区,他腌制芥菜的习惯已有好多年了。岳父家有一个一米高的咸菜缸,每年能腌上一二十斤芥菜。腌好的芥菜颜色浅黄,清脆可口,咸淡适中。切些芥菜丝放上点香油,吃起来别有一番味道。家住附近的孩子们,想吃就到咸菜缸里捞。我们每次探亲时都要带回十来个咸“疙瘩头”,大人和孩子都喜欢吃。
  可以腌制的菜蔬多种多样,腌制方法各有不同。受家庭的影响,我也喜欢腌制咸菜,依照农历节气变化分别腌制,至今已有20多个年头。“芒种”节气,白皮蒜短时集中上市,我总要买回来一些,把蒜苗和须子切掉,剥去两三层老皮,放在清水里浸泡一天,消除蒜头中的辣味,捞出晾干,腌制成咸蒜或糖蒜。“霜降”节气,雪里蕻大量上市,我会买上两三捆,在太阳处晾上半天,去掉雪里蕻的一些水气,择干净按照十比二的比例,在咸菜缸码一层雪里蕻,随手撒上一些大盐,然后用石头压实,转天取出用手搓一搓,再放回大缸,用渗出的盐水腌制,一个星期便可食用。腌制好的雪里蕻颜色鲜绿,生吃或炒熟吃均可。立冬前后,天气变冷,露天地种植的辣椒不再生长,此时正值腌制辣椒的好时机。买回拉秧的柿子辣椒和朝天椒,放在咸菜缸里腌制,腌好的辣椒咸辣皆宜,摆上餐桌可增加食欲,让人一饱口福。
  自家动手腌制咸菜,食用目的不尽相同。昔日是生活贫困所迫,吃糠咽菜艰难度日,而今是常吃大鱼大肉,吃点咸菜增加食欲。家中腌制的咸菜,彰显出百姓生活的变化,似芝麻开花节节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传承下一篇: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片碱|沧州之窗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9-3-20 09:26 , Processed in 0.234375 second(s), 4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