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之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作文 文学 故事 武术
-沧州之窗网 首页 学习 作文 查看内容

冬日网鱼

2018-12-25 12:12| 发布者: 一个人的房间| 查看: 1240| 评论: 0|来自: 沧州日报

摘要: 无需喊,就知道饭熟了。蒸小鱼儿的香味从锅盖缝隙溢出,香了四围的空气。寸许长短的小鱼儿,和上绿色的蒜叶、红色的辣椒,加上一勺白亮亮的猪油,搁在饭上蒸透,堪称人间至味。  蒸小鱼儿这道菜,一年四季都可以吃 ...
无需喊,就知道饭熟了。蒸小鱼儿的香味从锅盖缝隙溢出,香了四围的空气。寸许长短的小鱼儿,和上绿色的蒜叶、红色的辣椒,加上一勺白亮亮的猪油,搁在饭上蒸透,堪称人间至味。
  蒸小鱼儿这道菜,一年四季都可以吃到,即使在多雪的冬天。
  雪厚,漫天皆白,天寒地冻,鱼藏水底。太阳出现后,屋檐下闪闪发亮的冰柱子“嗒嗒”往下滴着水;菜畦里的白菜抖落身上的白雪,复又绿意葱茏;水底的小鱼儿也出来晒太阳了。
  爷爷很喜欢网鱼,是个网鱼的好手。他的渔网很全,旋网、赶网、夹网、虾网,都有。而且,这些网都是他自己编结的。
  放学回家,如果爷爷有空,我就背起笆篓,跟爷爷网鱼去。爷爷望了望外边,太阳还没下山,便从墙上取下夹网,很欢喜的样子,朝着湾外走去。
  路面尚泥泞,沟渠里卧着皑皑白雪。踏着已被人踩实了的足迹,向着目的地走去。走着走着,忽听背后传来“哈哈哈……”的喘息声。回头一看,是我家的黄狗跟来了。
  我们一行来到堰边。爷爷松开棉袄上的盘扣,拉了拉头上的毡帽,轻轻地把夹网抛入被一片斜阳盖得严严实实的水面,然后捏着两根竹篙打水。我则等在一旁,准备将战利品收入囊中。网落处,如镜的水面破了一个大窟窿,周围淡红色的水面被揉得皱皱巴巴。爷爷起网了,网兜里跳动着一堆白。我不让爷爷直接把鱼倒进笆篓里,而是让他倒在宽阔的岸上,再一条一条捉进篓里。爷爷的网又抛了下去。我快速地捉起一条快要跳到岸边的小鱼儿。那条黄狗没有目标地向远处狂奔一气儿,复又没来由地跑回。
  笆篓已经有些分量了,里面散发着亲切的鱼腥味儿。西边那抹斜阳快要收尽,显得分外红艳。枯草上的几尾小鱼儿还在跳着。回望湾子,炊烟袅袅,其中一缕摇曳在我家的瓦上。
  准备回家了……
  斜阳,白雪,农舍,炊烟,草坡,水面,渔翁,黄狗……此刻,以这篇小散文打捞起这些散落在记忆深处的景象,忽然觉得,那些其实就是古代田园诗里的意境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刨花生下一篇:我的学生小米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QQ|Archiver|手机版|片碱|沧州之窗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9-1-22 01:41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