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之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作文 文学 故事 武术
-沧州之窗网 首页 学习 作文 查看内容

那年,那粥

2018-12-25 12:13| 发布者: 一个人的房间| 查看: 1439| 评论: 0|来自: 沧州日报

摘要: 我小的时候,母亲曾讲起我幼年的旧事——  那年夏天,4岁的哥哥突发重病,入院抢救。父母心急如焚,双双守护在医院,家中留下姥姥和5个月大嗷嗷待哺的我。那时的婴儿,除了母乳,并没有奶粉等替代品。姥姥抱着嚎哭 ...
我小的时候,母亲曾讲起我幼年的旧事——
  那年夏天,4岁的哥哥突发重病,入院抢救。父母心急如焚,双双守护在医院,家中留下姥姥和5个月大嗷嗷待哺的我。那时的婴儿,除了母乳,并没有奶粉等替代品。姥姥抱着嚎哭不止的我肝肠寸断:病重的孩子尚且生死未卜,这个孩子难不成也要饿死在我手中?!
  情急无奈中,姥姥想起了糨糊,就是那种用白面熬成的粥!那是当时的妇女缝制布鞋时用来粘鞋底的粘合剂。姥姥心灵手巧,是缝纫高手,对这东西很熟悉。于是,这种中国妇女沿用多年的手工材料,成了慰藉饥肠辘辘的我的美味。5个月大的我,吃了整整一大汤勺白面粥!年幼的我,只知饱腹的快乐,怎知这勺白面粥里熬进了我慈祥的姥姥多少担心,多少牵挂,多少愁苦,多少焦虑不安,多少爱和眼泪!
  日子没有因为我的侥幸活下来而变得更好,家里的食物仍然匮乏,白面馒头更是少有。平时一日三餐,餐餐都是吃不完的玉米面窝头和玉米粥。那窝头,口感既粗且硬,每咽下一口,总感觉喉咙刺痛,令我极度抗拒。只有那玉米糁子,虽与蒸窝头的食材同出一宗,但经母亲妙手加工,却变得格外友好。母亲在大锅中用干柴大火烧开半锅水,均匀搅入糁子,加以红薯,待沸腾后再改用文火慢慢熬煮,直熬到红薯香甜软面,糊糊粘稠可口。掀开锅盖,热气喷薄而出,升腾于灶间,整个房间充溢着玉米和红薯的香甜。家人无论长幼,每人一碗,百吃不厌的热热乎乎的早餐就开始了。
  红薯慢慢吃完,便只剩大半碗粥了。母亲用文火精心熬制的粥,会有一部分红薯融化在里面,于是那粗糙的食材不但变得柔软粘稠,不再拉嗓子,更有了丝丝甜味。这时粥的温度基本适口,我便放下筷子,捧了热碗,慢慢一口一口把粥喝下。那温热粘稠的液体缓缓入肚,在冬日寒冷的早晨,腹中便有一股暖流氤氲开来,先是手脚暖起来,继而双颊红润,热量慢慢扩散,最后身上竟微有汗出。成年后读书,惊见郑板桥给其弟的信中所述食粥之趣,竟与少年的我有惊人的相似:“暇日咽碎米饼,煮糊涂粥,双手捧碗,缩颈而啜之,霜晨雪早,得此周身俱暖。”
  后来,岁月把母亲、父亲先后带走,我钟情了30多年的美味便再也寻它不着……
  女儿工作了,距我千里之外。第一个月的薪水还没到手,便憧憬着发工资的日子:妈,你想吃啥?说!发了工资我给你买!收到信息的时候我正独自坐在桌边吃早餐,面对我的是一碗热粥。看着手机屏上的一行文字,心里暗喜:闺女长大了!思绪奔涌间,已是泪眼婆娑。我打下两个字:喝粥。沉吟一会儿,补充了一句,最好能和我的宝宝一起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我的学生小米下一篇:收获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QQ|Archiver|手机版|片碱|沧州之窗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9-3-20 08:54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