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之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作文 文学 故事 武术
-沧州之窗网 首页 学习 故事 查看内容

姥爷的病

2019-1-24 21:32| 发布者: 一个人的房间| 查看: 1021| 评论: 0|来自: 沧州日报

摘要:   姥爷摆摆手:﹃啥也甭说了,在这儿过年就在这儿过年,爹听你的就是了。咳!闺女呀,你爹我没能耐了!﹄  姥爷每天早饭后,都要去大街上人多的地儿晒太阳。街旁有个小卖部,小卖部窗外横着条烂木头,几位白胡子 ...
  姥爷摆摆手:﹃啥也甭说了,在这儿过年就在这儿过年,爹听你的就是了。咳!闺女呀,你爹我没能耐了!﹄
  姥爷每天早饭后,都要去大街上人多的地儿晒太阳。街旁有个小卖部,小卖部窗外横着条烂木头,几位白胡子老汉经常在那儿扎堆。
  上午,我去小卖铺买作料,见姥爷塌陷的嘴唇张张合合,正有一搭没一搭地与人唠嗑。“唉!要么说呢,老了老了,老成一根朽木了,搁哪儿都碍事。”姥爷说罢这句话,有点凝咽,不再往下说了,生怕眼眶里那些闪烁不定的东西会夺眶而出。
  这几天,村里忙极了,家家户户都在蒸、炸、烹、炖,但见炊烟袅袅婷婷,裹挟着扑鼻的油香味,弥漫、飘飞。年底累得一塌糊涂,就为迈进大年,天天吃现成的。过年除孩子们欢蹦乱跳外,最感荣耀的就是高寿老人。往往是,大年初一,天还黑洞洞的,那些老人就起床了,在祖先牌位前点烛焚香,门口铺领草席或棉垫,搭好了迎接晚辈们前来拜年的架势。
  我从小卖部出来,见姥爷朝东瞥了一眼,怕被别人窥破心事似的,倏地将视线收拢回来,敷衍了一两句没头没尾的话,仿佛在掩饰什么。这让我的心情也为之沉重许多。
  老院过道棚下,我爹一手攥湿面,一手拿个薄薄的骨刮子,正忙着往油锅里下丸子,嘴里还在不停地说话:“鑫儿咋还不来?早几天就该叫老汉回家过年了。”当着姥爷的面,我爹可是口口声声“爹”长“爹”短的,叫得蛮甜呢。
  我娘说:“要么,我抽空去东头我弟家看看?”
  “去看看呗,鑫儿若想让老汉在这儿过年就明说,咱会好好伺候的。不过,真要那样的话,他脸上可就不好看了。”儿子不接老人回家过年,是很严重的不孝,这是村里人一贯的说法。
  夜里,我娘挽着一篮子油炸食品去了东头,跟我舅舅、妗子说了些啥,无人知道,就见她一回家就长吁短叹,一见姥爷,立马换上另一副面孔,笑逐颜开起来。
  我娘低声下气地安慰姥爷:“安生在这儿过年得了,不缺吃不缺喝的。”
  姥爷摆摆手:“啥也甭说了,在这儿过年就在这儿过年,爹听你的就是了。咳!闺女呀,你爹我没能耐了!”
  次日清晨,姥爷嘟着嘴,懒得说话,也懒得搭理人,那张国字脸板得紧绷绷的,白眼扎得人心虚。
  “娘,我姥爷咋啦?怪怪的。”“你姥爷病了。”我娘说。“啥病?”“心病。”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红兔子下一篇:丢了小猪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QQ|Archiver|手机版|片碱|沧州之窗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9-2-18 02:34 , Processed in 1.264000 second(s), 5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