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之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际 国内 沧州 社会 科技 IT 互联网 数码 论坛 游戏 旅游 娱乐 教育 农业 校园 财经 体育 NBA 足球 星座 时尚 美容 服饰 健康 房产 家居 历史 酒店 美食 汽车 招聘 婚嫁 育儿 医院 特产 家乡 作文 文学 故事 武术
-沧州之窗网 首页 学习 作文 查看内容

一碗清粥

2019-5-28 14:43| 发布者: 一个人的房间| 查看: 2536| 评论: 0|来自: 沧州日报

摘要: 每逢在外面待久了,我就会想起儿时母亲煮的清粥。  我是住校生,宿舍里不允许使用大功率电器,因此一日三餐都在学校食堂里吃。吃腻了食堂里的油条豆浆和牛肉面,想去窗口买上一碗粥,却净是些皮蛋瘦肉粥、桂圆红枣 ...
每逢在外面待久了,我就会想起儿时母亲煮的清粥。
  我是住校生,宿舍里不允许使用大功率电器,因此一日三餐都在学校食堂里吃。吃腻了食堂里的油条豆浆和牛肉面,想去窗口买上一碗粥,却净是些皮蛋瘦肉粥、桂圆红枣粥。好不容易买到了一碗不加料的粥,却像糯米饭一样稠,使我难以下咽。或许一碗清粥对于我而言,不仅仅是一份食物,更是一种感情、一段岁月。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对于粥这种食物肯定是不会陌生的。那时候家里孩子多,一家人吃饭,想顿顿吃上白米饭,几乎是不可能的。一日三餐里有两顿喝粥是很常见的,要是谁家一天三顿都能吃上白米饭,那肯定是家里有什么喜事了。
  我家孩子不多,只有我和姐姐两个,但爷爷奶奶和我们一家人住在一起。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下地耕田、在外做工一类的重活全都落在父亲一个人肩上。在我们家里,一天三顿喝粥是常有的事。我那时候年纪小,常常喝了几顿就不愿意再喝了。这时候最难受的应该就是母亲了,骂也骂了,打也打了,可我还是喝不下去。母亲只有每天想着法儿给粥变点花样,让我好好听话喝下去。那时候母亲最常用的方式就是在粥里加点红薯。在农村红薯不比其他的作物那么难伺候,易种植,个头大,产量高,放在窖里还可以保存好长一段时间。母亲把红薯切成薄片儿,放在粥里一起煮,煮出来的粥香气扑鼻,而且很甜。加了红薯的清粥,喝一碗就饱了,而且一上午都不饿。
  除红薯外,母亲常用的还有豆子。夏天在粥里加上一把绿豆,好吃不腻。那时印象最深的应当属蜜枣煮的粥了,由于父亲在工地干活,每年年底都会发一些小礼品。有一年父亲的工地给每个人发了一提蜜枣,父亲提回家后,母亲便把蜜枣藏起来,生怕我和姐姐偷吃。每次煮粥的时候,放上四五粒蜜枣,好吃极了,又甜又香。每次刚一开饭,我和姐姐就把里面的几粒蜜枣给捞干净了,而母亲则是在一旁微笑着看着我们。
  在童年记忆中,我常常看到母亲对着米缸发愁。她精打细算地过着日子,企图用最大的努力让我们一家人平淡的生活过得更有滋味。尽管那时我的家境并不好,我的童年却是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
  十几年的岁月过去了,我们一家人早已搬到了城里,姐姐也参加了工作,而我考上了研究生,在校读研。老家的那套房子早已在几年前的一个风雨夜中坍塌了。孤身一人在外求学,面对物美价廉、品种繁多的大学食堂的饭菜,我有时走进去却不知所措,经常会想起来童年的那一段清粥岁月。想喝上一碗清粥,却发现再也买不到了,就算能买到,也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滋味了。
  炎热的夏季马上就要到了,相比西瓜汁、柠檬汁和冰可乐,我更想再喝上一口儿时的清粥,因为那里面不仅有朴素温暖的童年岁月,更有父母对我深深的爱。就像那一碗清粥一样,也许无色无味,但却实实在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远行下一篇:当老妈爱上“美颜”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QQ|Archiver|手机版|片碱|沧州之窗网 ( 冀ICP备13011500号-1

GMT+8, 2019-9-18 06:44 , Processed in 0.118164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